年龄「逢九」时,真的较特别?

2020-07-08

文︰Wen-Jing Lin

过去华人似乎认为人的岁数一旦有九这个数字,也就是「几十九」岁时,容易遭逢厄运,不知道现在大家还会不会这样认为?撇开这些传统习俗不谈,各位会觉得自己的年龄逢九时便具有特别意义、会特别想做些什幺吗?

牵扯到年龄时我们常会以10年为单位来计算、作区隔,比方说有那种「30岁前一定要做的N件事」的文章,但没有「32岁前一定要去的几个景点」。好像30岁是人生的一个重大里程碑,但32岁没人在乎一样。或是说满30岁人生好像会跳入另一个阶段,然后等到40岁时又会跳到下一个阶段,总之就是每隔10年就又是一个不同的世界。

因此研究者就在想,人们在每一个阶段即将结束时/迈入新阶段前,也就是年龄逢九时,会不会比较有可能去做一些其他时候不会做的事情?包括像是:认真追寻人生的意义为何、积极地想在这个阶段结束前达成特殊成就、考虑人生是否该来点变化、或是消极地想着这个阶段好失败还是不要进入下一个阶段好了(→自我了结)。

在一项2014年发表的结果中,从6个不同的研究都得到相似的结果︰是的,人们在年龄逢九时会做出重大变革!

其中一个分析了超过100个国家、4万多个人的问卷资料。研究者发现,人们在年龄逢九时较常质疑自己的人生意义或目的。另一个研究则是直接让参与者「假装明天是自己的XX岁生日,仔细描述自己明天一天会怎幺过,面对即将迎来的XX岁生日有何感想」。在想像完之后,被要求要想像逢九岁生日的参与者,比之于那些想像其他年龄生日的参与者,更加地在意自己的人生意义为何。

除了更加频繁地思考人生的意义以外,研究者也拿出数据指出逢九岁者有较高的比例实际执行某些行动。像是,寻求外遇的机会、下定决心报名参加人生第一场马拉松、马拉松成绩特别好(可能是有特别练习或特别有冲劲)、或甚至是自杀。

不过另一个德国研究则持相反意见︰人们并不会在逢九时做啥特别的举动。他们的立论根据来自于一个始于1984年的大型问卷资料库「German Socio-Economic Panel Study」。这个资料库除了样本数大以外,另一个特色便是每位参与者每隔几年便会再填一次问卷。因此同一个人会在人生中数个不同的时间点填下问卷,这之中可能包含逢九之年,与非逢九之年。

但问卷资料库毕竟不是为了我们现在讨论的目的量身打造,所以既没有直接问参与者他们多频繁地思考人生意义,也没有追查人家是否有试着追求外遇(笑)。那怎幺办呢?研究者便以资料中他们认定为可以反应这些指标的问卷问题来作为代表。例如,他们认为当人们更努力地「追求人生意义」时,对当下与未来的生活满意度应该会降低,但应该会更愿意冒险;至于逢九是否让人更想要寻求外遇,则是看人们是否有改变交往/婚姻状态;自杀率是否提升这点,则以心理健康问卷的分数为指标;是否特地报名过去从未参加过的运动比赛,则以身体质量指数(body mass index, BMI)和运动频率作为代表。

在上面提到的众多指标中,没有一样有出现逢九者与非逢九者是有差异的。是以德国研究者们才会认为,人们根本未以特殊眼光来看待逢九年。

针对这项德国研究的结果,前述的美国研究者颇不以为然。主要是认为那些指标根本不具代表性,像是「生活满意度」跟「寻找生命意义的频率」两者之间的连结似乎过于勉强,又或者以婚姻/交往关係的改变来反映是否试图寻求外遇也不那幺合理(真的成功外遇的人也不一定会离婚,对吧?)…等等。

不管怎幺样,我觉得大家要把「几十九」岁当作有特殊意义也没什幺不好,只是不要因此就不把其他日子当作一回事喔!毕竟人生「非逢九」的日子比「逢九」的日子多得太多了啊!

参考文献︰

    Alter, A. L., & Hershfield, H. E. (2014). People search for meaning when they approach a new decade in chronological age.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111(48), 17066–17070. https://doi.org/10.1073/pnas.1415086111Kühne, S., Schneider, T., & Richter, D. (2015). Big changes before big birthdays? Panel data provide no evidence of end-of-decade crise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112(11), E1170–E1170. https://doi.org/10.1073/pnas.1424903112Larsen, E. G. (2015). Commentary on: People search for meaning when they approach a new decade in chronological age.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6. https://doi.org/10.3389/fpsyg.2015.00792Alter, A. L., & Hershfield, H. E. (2015). Reply to Kühne et al.: Still good evidence that people search for meaning when they approach a new decade in chronological age.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112(11), E1171–E1171. https://doi.org/10.1073/pnas.1500787112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