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龄下调会员或不足逾半青年组织恐瓦解

2020-07-08

年龄下调会员或不足逾半青年组织恐瓦解

国会日前三读通过2019年青年组织及青年发展修正法案,将青年的定义从年龄上限40岁调降至30岁。这项法案也给予社团缓冲期,在正式落实前,青年的定义年龄将暂时下调到35岁。槟州青年理事会主席、大马青年理事会副主席兼全国青年谘询理事会成员林瑞木预测,国内超过一半在国家青年注册局注册的青年组织会因年龄上限下调,达不到法定会员人数,最终沦为非法组织,甚至面对瓦解危机。

“即使该青年组织刚好凑足人数,可以勉强活下来,也很可能面对无人领导的窘境。”他说,30岁以下年轻人大多刚要在事业上打拚,若要他们把时间、精力和金钱放在青年组织,意愿是非常有限的。若青体部要倣效外国青年组织年轻化,需有更周全计划,也需固定拨款给合法组织,否则要年轻人在发展学业、事业与家庭之余还要为组织经费头痛,将两头不到岸。

未有共识即呈法案

三读通过令人震惊

◆问: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是全国青年谘询理事会主席,而你是理事会成员,在修正法案提呈国会前,部长有没有与你们讨论?

◆答:青年组织及青年发展修正法案在国会一读前,全国青年谘询理事会或大马青年理事会都有向政府表达许多意见与看法,但还未有共识。部长向国会提呈修正法案,我们并没事先获通知,似乎被蒙在鼓里,所以三读通过时我们都很震惊。

我们与部长一年会有两次会议,之前与部长几次会面,我们也有讨论调降青年年龄的问题。青年团体都赞同部长降低青年年龄,以符合国际趋势,让青年组织年轻化,但我们希望政府别过于仓促,应先把顶限降至35岁,而最终还是要看我国国情是否适合,这建议当时也获得部长认同。

今年5月15日在全国青年日活动中,赛沙迪也认同与支持青年组织先下调至35岁,以给大家缓冲期,让青年组织有更充裕时间部署接班人。

转社团注册局注册

组织或脱离青体部

◆问:在这种情况下,青年组织是否可脱离青体部而重新转向社团注册局注册呢?

◆答:我有听到一些青年组织酝酿脱离青体部。槟城有超过400个青年组织,深信有将近200个会面对会员不足而沦为不合法的问题。为确保这些组织存活,他们最终可能选择重新转向社团注册局注册。

华团组织不受影响

活动或不便与限制

华人血缘性、地缘性乡团青年组织是否也会受影响?

答:许多血缘性和地缘性的青年组织并没在青体部注册,这些附属在华团的青年组织并不会受到这次修法影响,包括政党的青年团也一样。

不过,血缘性和地缘性青年组织很多活动都是通过青体部辖下的大马宗乡青向该部报告,法案修定通过了,将製造不便与限制。

关闭风险经费难寻

青年组织三大挑战

◆问:2019年青年组织及青年发展修正法案通过后,青年组织会面对怎样的挑战?

◆答:我们马上会看见青年组织面临三大严峻挑战:一,相信有超过一半的青年组织会因年龄上限下调而达不到法定会员人数,最终沦为非法组织,面临关闭危机。

二,即使该青年组织刚好凑足人数,可勉强活下来,也很可能会无人领导。就算有接班人,对于18至30岁领导人来说,要带领一个青年组织全国跑透透谈何容易,而要寻找行政经费更是一大考验。

三,把年龄上限下调到30岁后,30到40岁之间的人该何去何从?

上回下调元气大伤

改朝换代拨款终止

◆问:我国在2007年也曾重新定义青年年龄,上限从45岁降至40岁,当时青年组织是否也受到冲击?

◆答:那时同样有很多青年组织受影响,导致一些组织喘不过气来,元气至今还没完全恢复,就如青体部长所言,有2000多个青年组织被注销或冬眠。

当时青体部为了吸引更多青年组织在国家青年组织注册局(ROY)注册,凡注册的组织都会获得一次性3000令吉行政拨款,从总会到州、县、区以及分会都会获得行政经费援助,这的确吸引很多组织转向国家青年组织注册局注册。

以前很多青年组织是在社团注册局注册,10年前才开始转向国家青年组织注册局注册,当时活跃的组织也获得常年拨款,每年介于8万至10万令吉,我领导的青运组织也受惠,这不包括青年组织办活动所获拨款。

可是去年改朝换代后,我们的常年行政拨款被终止,从去年至今,我们这些青年组织没从青体部得到任何拨款。政府再把年龄上限下调至30岁,等于是压倒青年组织的“最后一根稻草”。

领导者年纪都不轻

接班人部署受干扰

◆问:这次修法是否影响青年组织接班人部署?

◆答:是的,去年大马青年理事会改选时,已将很多重要职位保留给28至35岁者,没料到部长与我们达成共识的35岁年龄上限突然U转。

目前我们必须重新部署接班人,我也已是最后一届,去年我们青运也準备让30岁以下者做好接班準备,至少在35岁前他们还能担任两届,并能栽培另一批年轻人接班。如今很多青年组织的接班人部署都受到干扰,大家都很混乱。

我预测有一半青年组织将自动“关门大吉”,因为大部分注册在青体部下的组织领导人都超过30岁,其他族群的青年组织面对的问题也与华青团体一样。

普遍上,华青组织领导人年龄都不轻,三分之二领导层是在30至40岁之间,其余则是25至30岁。

30岁以下年轻人,大多还在求学或刚毕业,他们要打拚事业,若要他们把时间、精力和金钱放在青年组织,意愿是非常有限的,尤其领导大型青年组织要全国跑透透去了解各分会情况,事业刚起步的青年是否有足够时间与财力去完成这些工作?

反之,30岁以后的青年,事业进入较稳定阶段,在资源与能力方面都更独立,才是带领青年团的最佳时机。

服务黄金期遭抹杀

三四十岁何去何从

◆问:政府把青年年龄上限下降到30岁后,30到40岁之间的人该何去何从?

◆答:30至40岁是人一生中最有活力的时刻,却突然被排除在青年组织外。他们刚储备好领导经验,正要冲锋陷阵,现在却被政府浇灭热情,抹杀他们服务社会的黄金期。

试问青体部提呈修正法令时是否有为30至40岁者做好準备?或是有任何计划让这群人继续服务及贡献社会?政府尤其青体部应设法扶持青年组织,协助扩大及活跃,而不是去消灭青年组织的热情,给组织的发展设下一关比一关更难的障碍。

上一篇:
下一篇: